在那份愛尚未凋零前,興許我該扯起嘴角。
在妳尚未審判那份殘缺前,或許我該彎起眼角。

好似倒映在湖上的那份澄澈月光,輕吻著粉嫩的唇呀然後,
在確定我與妳可以成為「我們」的時候,終然看見妳逃跑後留下的痕跡。
抽離氧氣的情緒我已瞭早已無理追尋。

所以我選擇了停止。

逐漸被掀開瘡疤停了,瓣瓣落下的痂呀靜止在空氣之間。
那些撼動人心的戲碼感動不了浮在水面上的片葉,卻在風捎來了信息時展顏。

嗯?渾沌的哀傷還在蔓延著而我選擇了昏睡再昏睡,然而周公卻說了句:
「今天有人來陪我下棋了你可以不必來。」

嗯?所以我再次選擇了停止。
至少在停滯不前的孤寂裡我確定我不會哀傷,然而那只是笑話而已。

Amber 2009.07.25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青春成詩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