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角街口的飲料店依舊,吉他聲從隔壁房飄盪而出。
總是在榕樹下悠閒自在的貓呀,過了幾載已不見了蹤跡。

倘若這一切能夠像貓該有多好?僅留回憶倩影細細思念。

哎,盤據在上空的老鷹咆哮,新芽悄悄地長大了。
總有些事情會改變,然而鬢髮未皤,刺耳的旋律依舊刺耳。
彷彿需要以手撥弄的心臟跳動,如此悲哀。

若改變了太多那在我回首時會不會有些能夠存在依然?
在搖搖擺擺心臟之外我活著,確切地活著然而曾經死亡。
事實上不過就是空白了太久可不是?我只確定我身邊有貓,而且並非笑話。

在我收拾行李遠行之前呀。

就讓我深深的許一個願好嗎?在白天的流星下。
就讓我深切的許一個願好嗎?然而倏忽幾時又晃了眼前。

貓呢?

Amber 2009.07.26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青春成詩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