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的碎裂是孤單,兩個人的碎裂是寂寞。
當旋律又迴響在耳畔邊,凌雨也溫柔了。

還學不會專情,試著將多人的碎裂化成孤寂,
好讓我細細地細細地去輕飲那忘了加糖的空杯子,窗外珠雨滑落。

順著透明輕流而下的並非悲傷,而是歡樂之後的情感作祟,
那些該悲哀的不悲哀了而我在滿是人潮的街呀人來人往卻毫無目的,
只因情感太過情感我需要一個專業化的笑靨陪伴。

然而這些人多太多,於是只好選擇停留在琉璃的雨溪旁聆聽幽咽。
霓虹的夜晚沒有星光沒有月光卻有掛在高牆上的滿滿燈光,鋼琴聲從一棟樓房中飄散。
渲染了空氣,也渲染了寂寞的城,更感染了在雨溪旁的我。

然而又成為夢了哎這一切呀。

Amber 2009.07.26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青春成詩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