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還無法判定的情感是迷霧中的純雲,穿插在一起成了一種寂寞的結晶。
遊蕩在湖底的那些生物終將被劇毒泯滅,誰看見了它們的哀傷?

不斷倒塌的樹木,被人們定罪的二氧化碳呀,誰看見了它的悲哀?
哎,當翠綠不再蒼翠,大地終在須臾被抹滅,卻只是笑著說誰哪是元兇。
誰看見了那些悲傷與孤寂?當酸雨又順著玻璃滑落的時分。
詩人們依然在寫詩,企業家們還在冷氣房中與客戶笑著,亦者是去哪兒遊玩了也不一定?

沒人規定非得唸生物科學者才須了解世界生物的苦與痛。
在螢幕裡哀傷的企鵝無助,被污染身軀的牠們只得無奈望望熾熱融化了家園。
哎,這情節不就好似那政府擅自拆毀老榮民的家時?如此無奈。

世界哪正不斷地改變,而臭氧洞在氟氯碳化物的催促下隨之擴大,
城市裡的人們腳步沒有停止,辦公桌前的白領階級也正埋頭工作著。
而地球就好似在路邊乞討的乞丐般,當它伸手渴望著救濟時,

「對不起,我沒空」?

Amber 2009.07.27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青春成詩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