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法言語的哀傷無以名狀,終將在一抹嘆息中淡逝須臾。
沒有什麼好說的吧幽幽的熟悉味兒,與鼻息交錯著。

那不過是夢哪那不過是夢,惴慄與悲哀穿插時。
宛若那堆疊的垃圾山,如此廉價而惡臭。
最終在翌晨青光之前,扼殺原來的情與愛,僅剩下的恐懼一地在永夜中。
哎,路過的貓呀腳步輕輕,如此靜謐的沉默渲染滴落的鮮紅,然而
連苦笑也無法了。

Amber 2009.07.28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青春成詩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