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理到一半的東西又被我擱在一旁,前陣子本該就該帶去的行李沒帶(因為太重了),後來決定用寄的比較好。
瞧了瞧那凌亂的書若雨滴般地躺在地面上,有關貓的圖書、小說、漫畫、畫冊、雜誌、教學書、辭典、參考書(極少部分),還有頗久之前爹呀的學生送給我的吉他譜。
原以為只要兩三個箱子就裝的完的東西(不包括衣服呀其他那些,只有書籍),我驀然想要長長地歎口氣。

哎,什麼兩三個箱子就裝的完?在台中的那間未來將屬於我的房間不大,似乎只有我現在所住房間的一半(也可能更小)。
書桌、單人床、電腦,甚些苦惱的是,我不曉得親戚說會搬一個書櫃給我用的那個書櫃呀,究竟有多大?
若真要把我的書全部都帶過去,我深切地覺得,六、七個紙箱可能還嫌少。哎。

嘆氣會將快樂送走,我不知道是誰說的,但我記得我還刻意地想了句相反的句子。
嘆氣是為了將悲傷送走,好留更寬敞的空間給將來的快樂使用。
印象中所用詞彙似乎不是如此,至少意思差不多就是了。

沒有想太多,對於未來的事情--這句話分明就是騙人的。
就是因為想了太多太多,反而搞不清楚未來的方向如何,唯一清楚的目標大概就是離開這裡,去一個陌生而熟識的城。

哎,我是台中人呀,卻對那兒如此陌生。甚至於我其實是在長大之後,才知道我是台中人,而非南部的孩子。
不過也有一半是吧?至少我從小就在這兒長大,記憶中幼稚園就在這裡。
不太記得台中的事情了,以前偶爾會到親戚家玩,還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,家人帶我到一個我已無法辨認的地方。
一間公寓,有著嬰兒搖籃的房間,聽說呀,很久很久的以前,有一個小孩在那兒睡過,而那個小孩正是在虐待……不對,是正在敲打鍵盤的我。

事實上我對於這個記憶存有疑心,因為太多夢境與現實交錯的結果,常常我以為的現實,問起他人時,他們都只會搖搖頭說不曉得,然而這就代表著--我又把夢當成現實了。

太多的快樂累積而成的不一定是快樂,但我只要有貓就好。
我喜歡鄉下,不喜歡熱鬧的城市,所以我並不喜歡台北,除非是為了某些活動,我通常不會想到台北去,或者說排斥。高雄也一樣的,儘管我現在我處地區離高雄並不遠。

擁擠的人潮彷彿會擠掉一些快樂,剩下的是冷漠對待的眼神。

另外呀,最近發現了一個很糟糕的事情。
大概是前些陣子太過於模仿家貓的緣故,牠們呀走路時偶爾會微微抬著下巴,然後我就跟著想學。
學到後來的結果翕然發現,這樣的動作委實欠扁。
為了預防走在路上遭人看不順眼而中彈,除了此壞習慣外我要改掉的還很多很多。
而且大部分的壞習慣呀,都是在那段空白期習慣的習慣,還是我自己逼自己要習慣的習慣。

雖然我懂那時為何要習慣這些習慣的理由,但是現在想起來顯得甚些可笑。

 

其實哪我是很懶的拿起相機拍照的人,除了有那麼陣子又瘋狂愛上拍貓之外,大部分的時候相機是處於休眠狀態。
應該哪,應該是要拍很多很多貓照以供未來思念之用。
但一想到每每上傳到電腦時老是會當機,這眉頭一蹙還可真不得了,那種想拍照的心情完全被拋到九霄雲外,也可能是藉著多啦A夢的時光機,將它運送到遙遠的上古時代去了。

哎呀,與其在這對螢幕發牢騷,然後再將這些廢話丟到部落格去。
我是不是應該繼續整理那些行李比較好?

Amber 2009.07.30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青春成詩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